長江商報 > 新光光電康為民:給大國重器“放3D電影”

新光光電康為民:給大國重器“放3D電影”

2019-10-08 06:51:50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2016年6月25日,已在研發崗位上默默耕耘20余年的康為民迎來了心潮澎湃的時刻:“長征七號”運載火箭順利出征,這道騰空而起的火光,既翻開了中國航天事業的新篇章,也畫出了康為民的事業新藍圖。

在這場盛事中,康為民是歷史的見證者,也是時代的參與者。他帶領團隊研發的光電目標成像系統成功應用于“長征七號”運載火箭。“通俗地講,我們是給這個大國重器裝上了一雙‘眼睛’。讓它即便在超高速飛行狀態下,也能看得清目的地周圍環境,捕捉有效信息實現知己知彼。”

聊起工作,這名曾榮獲眾多國家級科技獎項的“科研達人”自豪而又謙遜。康為民不僅讓大國重器擁有了“眼睛”,還能給它們“放3D電影”(對相關成像制導設備進行檢測驗證),這些也成為護航我國國防軍工建設的關鍵技術。

談科研:“連做夢都在思考”

康為民走上科研這條路,還得從父輩說起。康為民的父親是哈爾濱工業大學光學專業奠基人之一,一直從事光學理論及設計方法的研究工作,并在國際上首次提出“高級像差理論”技術,促進了光學設計領域的發展。

20世紀70年代,計算機還屬于稀有物,當時的科研工作者只能把手搖式計算機作為輔助工具。“這種計算機現在是老古董了,但放在以前可是奢侈品,它的鍵盤上有100個按鍵,使用時正搖幾圈、反搖幾圈,可以進行一些簡單的四則運算,但更復雜的運算就有點懸了。”回憶起父親往昔埋頭工作的場景,康為民一邊說一邊用手比劃著。

在康為民的生命中,父親有著多重角色——既是領路人,更是科研伙伴。“進入高校后,我們時常會因一些不同觀點而發生爭執,甚至互相看不順眼。”正是這種思想上的交匯、碰撞,給予了他很多科研靈感,更讓他深刻意識到——科學研究沒有捷徑可走。

“碰到棘手的問題時,連做夢都在思考,這不是開玩笑。”康為民解釋說,光學目標與場景仿真、光學成像制導,都是非常復雜的系統,涉及光學、機械、控制、圖像處理等多個專業。“有時候為了給相關單位提供更好的方案,真是要絞盡腦汁、廢寢忘食、夜以繼日地思考,有時候連睡覺做夢時,都在思考如何才能實現相關指標。”

如果說埋頭苦干、潛心鉆研是康為民從父親身上繼承的科研態度,那么,去掉浮躁、淡泊名利則是他從父輩這一代知識分子身上汲取到的精神養分。

可貴的是,康為民還用這種養分滋養了一個企業的成長。

2007年,他帶著最先進的光學研究成果闖入軍工航天領域。“當時,我們已經積累了大量科研成果,并希望將它們投入國家航天航空建設中。”事情遠不如康為民想象中那般簡單,經過一段時間試水,他發現,科研成果從研發到最終落地,中間有層層關卡,這個過程要持續努力才有可能成功。

康為民感慨道,武器裝備是一個非常復雜的系統工程,每個環節都容不得一絲一毫閃失。一個型號的產品研制期為3至5年,且有明顯的周期限制,這也對他和團隊的研發能力提出了近乎苛刻的要求。“保質保效兩者兼顧,談何容易。”

事實證明,康為民把一件“不容易”的事做成了,并且做得“很漂亮”。據了解,新光光電已具備多品種、系列化高端軍用產品的研發和批產能力,在多個細分產品領域打破了國外對我國的技術封鎖、填補了國內空白,為多個重點型號武器提供了高性能批量產品。目前,公司與多家軍工集團所屬單位建立深度合作,共完成工程項目90余項。

說創業:從“跟隨”到“超越”

“我很認同巴菲特對高新技術企業必須持續創新的觀點。如果一家企業不具備持續創新能力,規模做得再大恐怕也走不長遠。”康為民并不在意自己所從事的是否為一門“來錢快”的生意,可持續創新才是他聚焦的方向。

在新光光電的主營業務中,“光學目標與場景仿真”、“光學成像制導”最為核心。可是,要想解釋這些晦澀的學術名詞并非易事,而康為民僅用了一個貼切的比喻便成功破題。

“簡單地說,光學仿真是一種‘給武器系統放3D電影的技術’。”他進一步解釋說,“如果把武器系統比作一個人,它有眼睛和大腦。那么,我們通過在實驗室模擬出一個類似的光環境,即可對它的‘腦力’和‘視力’進行測試。相較于過去必須真槍實彈地作戰演習,這種方式不僅節約成本和時間,且將危險系數降至零。”

再來說光學成像制導,康為民把它的功能視為“人的眼睛”。“武器系統在發射過程中,因溫度、氣壓的大范圍變化將產生成像光線精確控制和成像質量問題。因此,要想精準擊中目標,武器裝備必須有一雙敏銳的眼睛,讓它能找到目標、跟蹤目標、逐漸接近目標,并最終擊毀目標。”

康為民深知,只有實現自主創新才能把“硬核”技術握在自己手中。“對標國際先進水平,從跟隨到比肩,我們用了六七年時間。通過四代產品的迭代更新,我們基本實現了第一階段的跨越,現在部分技術指標達到甚至超越國際水平。”

在康為民牽頭下,新光光電某軍用仿真技術獲得2016年度國防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確定了公司在光學目標與場景仿真領域的國內領先地位。同時,他還在國內首次提出了基于像方掃描原理的光學成像制導新技術,并實現了工程化應用,解決了像空間的小范圍掃描實現物空間的大視場成像問題,保證了光學制導系統在高速條件下可獲得滿足識別與跟蹤要求的高質量圖像,武器系統的作戰效能得到進一步提高。

聊機遇:民用市場大有可為

2019年7月22日,科創板開市,新光光電成為首批25家成功上市的企業之一。上市募資進一步做大主業,令新光光電如虎添翼。

“我們正積極推進相關核心技術在民用方面上的應用,已初步形成用于森林防火、電力、鐵路、安防等領域的民用高端光電產品,目前市場開拓形勢良好。”康為民表示,盡管現在尚未實現銷售,但相關技術在民品市場上前景廣闊。

他舉例說,用于制導的紅外成像技術,可嫁接至隧道滲漏檢查當中。“其原理在于,用肉眼很難發現隧道潛在滲水處,但隱患處往往溫度異常,用紅外熱線儀檢測即可讓風險無處遁形。”再比如說,一款移植于電力系統的“多光譜智能檢測系統”技術,可實現對電站故障的智能監控,解決電站故障精準診斷等問題。

類似的場景應用,在新光光電的技術圖譜中“多如牛毛”。“雖然相關產品仍處于推廣初期,但結合意向訂單情況來看,我們預計從今年起,公司民品領域收入將保持快速增長。”根據康為民的設想,在收入和利潤的規模上,未來民品業務力爭與軍品旗鼓相當。

擺在康為民面前的另一問題是,民用產品的技術研發必須自力更生。“進軍民品市場,首當其沖要過資金關。”他直言,科創板上市募資,讓公司有效解決了資金來源問題。

“搞科研和管企業太不一樣了。”康為民頗有感悟地說,兩者之間的最大區別在于,以前從事科研工作,主要工作對象是物;現在做管理者,主要工作對象是人。

在兩種角色之間來回切換,令他壓力倍增。如今,除了每天專注科研領域外,“管理學”在康為民案頭書中占據了一個大類。“作為資本市場的新兵,時常感到功力不足,所以每天會拿出一些固定時間來補課,看看相關書籍,或是參加相關培訓。”盡管如此,康為民依然謙虛地認為,目前的學習仍不夠,還要積極向同行學習、與專業人士交流。

在康為民招兵買馬的計劃表上,有一項是“通過激勵政策吸引大量技術人才、銷售人才、生產人才”。“我們已經成立了民品事業部,專門負責開拓民用市場,這支隊伍將采用全新生產、銷售方式來促進公司的民品市場發展。”他信心滿滿地說。

(本報綜合上海證券報)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快乐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