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 > 信邦制藥孫公司一個月內兩度被罰 朱吉滿入主兩年浮虧10億

信邦制藥孫公司一個月內兩度被罰 朱吉滿入主兩年浮虧10億

2019-10-08 06:51:50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蔡嘉

旗下孫公司一紙罰單,再次讓信邦制藥(002390.SZ)站在鎂光燈之下。

根據貴州省藥品監督管理局披露信息,貴州恒通醫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通醫藥”)9月內分別因銷售劣藥淡豆豉案及銷售假藥腰痛片案被罰,罰沒款金額分別為1849.48元、6384.66元。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盡管兩筆案件涉案金額較小,但作為上市公司信邦制藥二級控股子公司,恒通醫藥一個月內兩次被罰也給信邦制藥帶來不小的負面影響。

日前,信邦制藥董秘陳船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經公司初步調查,恒通醫藥處罰事件系生產企業在生產過程中發生質量偏差導致,恒通醫藥嚴格按照首營審核流程向合法生產企業(供貨企業)進行采購,公司已全面停止相關供應企業的采購業務。

但另一方面,近期信邦制藥經營業績承壓的同時,二級市場股價也“跌跌不休”。

在2017年黑龍江首富朱吉滿入主之后,去年信邦制藥計提巨額商譽減值損失,致使公司當期凈利潤虧損近13億元,直接吞噬過去八年業績。而今年上半年,信邦制藥凈利潤1.21億元,同比再次下滑37.99%。

二級市場上,截至9月30日收盤,信邦制藥報5.55元/股,近五個月時間內最高跌幅達到45%。以此粗略計算,朱吉滿旗下西藏譽曦上位信邦制藥控股股東以來,賬面浮虧已超10億。

二級子公司月內兩次被罰

日前,貴州省藥品監督管理局披露行政處罰案件信息公開表(第二十六期),恒通醫藥因銷售劣藥淡豆豉案,被貴州省藥監局沒收劣藥淡豆豉5.5千克、沒收違法所得834元,并處以劣藥淡豆豉貨值金額一倍罰款1015.48元,罰沒款合計1849.48元。

這也是恒通醫藥9月第二次收到罰單。9月12日貴州省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布行政處罰案件信息公開表(第二十五期)恒通醫藥因銷售假藥腰痛片案,被監管部門沒收假腰痛片159盒及違法所得1906.26元,并處以假藥腰痛片貨值金額的而被罰款4478.40元,罰沒共計6384.66元。

企查查顯示,恒通醫藥成立于2002年,注冊資本1050萬元。其中,貴州科開醫藥有限公司認繳出資額535.5萬元,持股比例為51%,為恒通醫藥第一大股東。而科開醫藥為信邦制藥控股子公司,持股比例達到99.98%。

去年年報顯示,科開醫藥去年使用自有資金投資取得恒通醫藥控股權,報告期內恒通醫藥實現營業收入2.42億元,凈利潤101.8萬元,屬于上市公司重要的非全資子公司。

但今年上半年,恒通醫藥實現營業收入1.23億元,同比增長9.7%,凈利潤由盈轉虧至552.3萬元,上年同期為盈利473.6萬元。

對此,信邦制藥董秘陳船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經公司初步調查,恒通醫藥處罰事件系生產企業在生產過程中發生質量偏差導致,恒通醫藥嚴格按照首營審核流程向合法生產企業(供貨企業)進行采購,事件發生后公司已全面停止相關供應企業的采購業務。今后公司將督促各子公司加強對供貨企業的質量評估,規范經營,杜絕類似情況發生。 公司要求恒通醫藥認真回復情況及整改,將對責任人進行批評教育或處罰。恒通醫藥在公司的利潤貢獻占比不足1%,該事項不會對公司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公司不存在較大的風險控制問題。

巨虧13億后上半年凈利再降四成

作為黑龍江首富朱吉滿旗下上市平臺之一,信邦制藥近期業績表現卻并不理想。

資料顯示,信邦制藥主營業務包括醫療服務、醫藥流通及醫藥工業等三大板塊,2010年上市。

2017年5月,西藏譽曦以30.24億元上位信邦制藥第一大股東,朱吉滿、白莉惠夫婦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然而,入主信邦制藥次年,公司業績大幅“變臉”。去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信邦制藥實現營業收入65.8億,同比增長9.63%;凈利潤虧損12.97億,同比減少505.97%。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對重組標的計提巨額商譽減值,是信邦制藥上市后首次虧損的主要原因。

據了解,2016年信邦制藥作價25.3億元完成對中肽生化100%股權的收購,由此新增17.09億元商譽。

2015年至2017年,中肽生化分別實現營業收入2.09億元、2.65億元、3.06億元,扣非凈利潤分別為8253.06萬元、1.24億元、1.25億元。2018年,其分別實現營收和凈利2.12億元、6031.2萬元,同比分別下降30.63%、53.14%。

因此,報告期內信邦制藥對其計提商譽減值金額15.37億元,致使公司當期凈利潤虧損近13億。而2010年至2017年,信邦制藥凈利潤總額也僅為10.6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計提巨額商譽減值損失之后,截至去年年末,信邦制藥商譽賬面價值仍高達7.78億元。如若并購子公司業績持續不達預期,信邦制藥也將繼續面臨商譽減值壓力。

今年以來信邦制藥依舊未能扭轉業績下滑的頹勢。今年上半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32.78億元,同比增長0.12%;凈利潤1.21億元,同比減少37.99%。

期末有息負債仍高達37.73億元

經營業績不及預期的同時,信邦制藥營運能力壓力也不小。

在2014年并購科開藥業以及2016年中肽生化并表后,截至2018年末,信邦制藥應收賬款賬面價值達到27.05億元,較2013年末的1.51億元增長近17倍。同期公司營業收入增速也僅為9.5倍。

應收賬款持續高企,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信邦制藥的現金流能力。2014年至2018年,其經營性流量凈額分別為-1.99億、2.17億、-1.99億、2.02億、-2.19億,呈現較大波動。

今年上半年,信邦制藥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為2.99億元,同比增加177.77%,與上年同期相比有所好轉。

但需要注意的是,截至今年上半年末,信邦制藥應收賬款賬面價值增長至29.51億元,較上年末增加2.46億元,占期末流動資產的比例達到49%。

而另一方面,2016年至2018年,信邦制藥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39.94%、43.47%、52.38%,近三年負債比例大幅提高;流動比率分別為 1.32、1.30、1.25,流動性不斷降低。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信邦制藥資產負債率51.03%,較上年末下降1.35個百分點。其中,期末公司短期借款、長期借款、應付債券等有息負債合計為37.73億元,較上年末的41.99億元下降4.26億元。

在不考慮9351萬元貨幣資金受限的情況下,期末公司有息負債為貨幣資金10.1億的3.74倍,短期債務壓力仍不容小覷。

債臺高筑的同時,信邦制藥也背負著較高的財務費用。今年上半年,公司財務費用5775.7萬元,同比增長27.2%,占公司利潤總額的38%。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今年上半年末,西藏譽曦已質押所持全部公司股份。不僅如此,西藏譽曦所持全部公司股份也處于凍結狀態。

二級市場上,近幾個月以來信邦制藥股價持續低迷。截至9月27日收盤,信邦制藥報5.55元/股,近五個月時間內最高跌幅接近五成。

以此粗略計算,西藏譽曦受讓信邦制藥控制權時標的價格為每股8.424元,入主兩年來,西藏譽曦賬面浮虧超過10億。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快乐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