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 > 【國之功勛】袁隆平:像候鳥追著太陽,正攻關第三代雜交水稻

【國之功勛】袁隆平:像候鳥追著太陽,正攻關第三代雜交水稻

2019-10-04 11:21:48 來源:長江商報

【人物名片】袁隆平,男,漢族,無黨派人士,1930年9月生,江西德安人,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原主任,湖南省政協原副主席,中國工程院院士,第五屆全國人大代表,第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他一生致力于雜交水稻技術的研究、應用與推廣,發明“三系法”秈型雜交水稻,成功研究出“兩系法”雜交水稻,創建了超級雜交稻技術體系,為我國糧食安全、農業科學發展和世界糧食供給作出杰出貢獻。榮獲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和“改革先鋒”等稱號。

 

確保中國人的飯碗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這是90歲的“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認為自己應該為國家擔負的責任。他對雜交水稻和它背后維系的國家糧食安全懷有的赤誠初心,從過去到現在,始終未變。

獲得過首屆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改革先鋒”和未來科學大獎等榮譽的袁隆平,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又獲得“共和國勛章”。從第一期超級稻到第四期,以及每公頃16噸、17噸和18噸攻關目標的實現,中國雜交水稻的科研工作水平始終領先于世界。袁隆平一直認為,自己熱愛的中國,既是他永攀新高的動力,也是所有夢想的終極目標。

 

選擇農業報國

“要想不受別人欺負,國家必須強大起來。”袁隆平從小就意識到了這一點,因此他始終將個人前途與國家利益緊緊相連。他有過體育救國的夢想,也曾打算參軍報國,最終,他將自己對祖國的熱忱,結成了一串串飽滿的稻穗。

“我們國家人口多、耕地少,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唯一的辦法就是提高單產。因此高產對于我來說,是一個永恒的主題。”袁隆平說,新中國成立前,自己親眼見到倒伏在路邊的餓殍,這讓他感到痛心。于是在1949年,他報考了西南農學院。

1956年,為了響應國家“科學發展規劃”,之前還在學校代教俄語的袁隆平,帶著學生們開始了農學實驗。幾年時間,完全靠自己摸索經驗的袁隆平發現水稻中有一些雜交組合有優勢,并認定這是提高水稻產量的重要途徑。培育雜交水稻的念頭,第一次浮現在他的腦海。為此,他兩次自掏腰包,前往北京拜訪育種學家鮑文奎。

1966年,袁隆平發表了論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這篇論文,拉開了中國雜交水稻研究的序幕。1970年,在海南發現的一株花粉敗育野生稻,讓雜交水稻研究打開了突破口。袁隆平給這株寶貝取名為“野敗”。1973年,在第二次全國雜交水稻科研協作會上,袁隆平正式宣布秈型雜交水稻三系配套成功,水稻雜交優勢利用研究取得了重大突破。

回憶起那段攻堅克難的日子,袁隆平記憶里最深刻的細節之一,是背著足夠吃好幾個月的臘肉,倒轉好幾天的火車,前往云南、海南和廣東等地輾轉研究,只為尋找合適的日照條件。袁隆平說,這樣的經歷“就像候鳥追著太陽”。

 

為國家筑牢糧倉

1981年,國務院將“國家技術發明特等獎”授予以袁隆平為代表的全國秈型雜交水稻科研協作組。“歐美、日本等都在開展相關研究,但只有我們應用到了大面積生產中。”時至今日,袁隆平還清楚記得當時在接受獎項時說的話,“雜交水稻還有很大潛力,我會不斷攀登新的高峰。”

1986年,袁隆平正式提出雜交水稻育種戰略:由三系法向兩系法,再到一系法,即在程序上朝著由繁到簡但效率更高的方向發展。經過多年努力,兩系法獲得成功,它保證了我國在雜交水稻研究領域的世界領先地位。

1984年,湖南省雜交水稻研究中心成立,大批優秀人才從基層單位進入中心,袁隆平還積極爭取經費把他們送到國外深造。

“國家下撥的第一筆經費就高達500萬元。”袁隆平回憶,中心因此迅速建起了溫室和氣候室,配置了200多臺儀器。那個曾經簡陋的海南南繁基地,被標注在了三亞地圖上,從一個偏遠小農場,變成具有國際重要影響的科研基地。

1996年,農業部正式立項了超級稻育種計劃。4年后,第一期每畝700公斤目標于2000年實現。隨后便是2004年800公斤、2011年900公斤、2014年1000公斤的“三連跳”。

 

讓老百姓吃得更好

“從黨的十九大開始,是我們國家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期,從我的角度來說,小康社會就是要從‘吃飽’向‘吃好’轉變。”袁隆平說,國家強盛了,老百姓生活提高了,自己的研究當然不會止步不前。

目前,袁隆平領銜、已實施10多年的超級雜交稻“種三產四”豐產工程開始從過去強調產量,向兼顧綠色優質的目標轉變。2018年,“種三產四”豐產工程最顯著的變化是:在30多個參與品種中,優質稻占比超過30%,其中不少品種的米質已經達到國家二級標準,這些品種同時還具備廣適性、高抗性和低成本等特點。

2017年9月,袁隆平院士領銜、湖南省農科院研發的“低鎘水稻技術體系”可以讓飽受重金屬污染之困的地區,水稻平均含鎘量下降了90%以上。“這是一個巨大突破,而且這項技術運用起來簡單易行,成本不高。”袁隆平說。去年,經過持續一年的多點生態試驗,大面積培育“低鎘稻”已有了技術條件,這為我國從根本上解決“鎘大米”問題提供了現實可能。目前,他正在攻關的第三代雜交水稻,爭取在未來幾年時間內通過審定,進行大面積推廣,并逐步替代三系雜交稻和兩系雜交稻。

“我現在已經從‘80后’變成了‘90后’,我希望自己能活到100歲。”剛剛度過自己90歲生日的袁隆平說,“我對祖國的未來充滿信心,我要為祖國的繁榮做出更多貢獻。”

 

 

專訪

得獎后又要到田里去

新京報:被授予共和國勛章您有什么感受?

袁隆平:就是激動咯。我得過很多獎,這次最隆重最莊嚴,感到榮光,獲獎給了我最大的鼓勵。這個獎章也是“重量級”,很沉。

新京報:您拿完獎后有什么打算?

袁隆平:明天(指9月30日)又要到田里去,晚上睡前我就想,我的超級稻長得怎么樣了?有沒有病蟲害?氣候是不是干旱?我還會算數,有很多谷穗數、谷粒數要算。一畝田有幾千萬谷粒,算起來不得了。

新京報:未來在工作上有什么想法?

袁隆平:我有兩個夢:“禾下乘涼夢”和“雜交水稻覆蓋全球夢”。

“禾下乘涼夢”就是超級雜交稻高產、更高產、超高產,目前正逐步接近這個夢。

“雜交水稻覆蓋全球夢”是希望超級稻走出國門。

去年統計國外雜交稻有700萬公頃,主要分布在發展中國家,印度、越南等,但是發達國家也有很多稻田種上了雜交稻。

全世界有一億六千萬公頃稻田,如果其中一半種上了雜交稻,每公頃增產2噸,每年增產的糧食可以多養活5億人口。

當然,第二個夢不是我個人的力量可以完成的,雜交稻想要走出國門需要多方努力、協調。

 

長江商報記者 黃聰 綜合報道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快乐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