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 > 翔豐華三年現金流為負因討債發14起訴訟   重要供應商真實性存疑關聯交易盤根錯節

翔豐華三年現金流為負因討債發14起訴訟   重要供應商真實性存疑關聯交易盤根錯節

2019-09-30 06:50:18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賣身A股躍嶺股份未果,鋰電池負極材料供應商深圳市翔豐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翔豐華)闖關IPO尋求突破產能瓶頸。

    翔豐華自稱是國內先進的鋰電池負極材料供應商,目前是比亞迪、寧德時代、鵬輝能源、南都電源、贛鋒鋰業等30多家知名公司的供應商。

    近年來,隨著國內新能源汽車產業爆發,翔豐華的經營業績也大幅飆升。2014年,公司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0.77億元、1115.35萬元,2018年達到6億元、6155.32萬元,短短4年,二者暴增了約6.8倍、4.5倍。

    然而,翔豐華存在大客戶依賴風險。近三年,公司超過一半的營業收入靠比亞迪貢獻,去年甚至超過60%。

    由于在產業鏈中幾乎不具有話語權,翔豐華的毛利率持續下降。2018年為22.13%,較2016年下降了16.92個百分點。而這也與抱比亞迪大腿密切相關。公司向比亞迪銷售產品價格明顯低于市場價格。

    雖然凈利潤大幅增長,但近三年,翔豐華的經營現金流持續凈流出,導致公司資金緊張,償債壓力大。而這一現象的背后,是公司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持續攀升。截至2018年底,公司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為5.68億元,同比增長45.27%,占當期營業收入的94.75%。

    賒銷出去的貨物未能及時回款,翔豐華頻頻踩雷。為了追討貨款,公司目前在審在訴案件達14起。

    備受關注的是翔豐華存在信披缺陷。2016年一成立即成為公司第五大供應商的鄭州興然新材料有限公司(簡稱鄭州興然),幾份招股書披露的信息懸殊較大。

    高度依賴比亞迪毛利率連降

    雖然一直在努力,至少是在目前,高度依賴大客戶仍舊是翔豐華邁不過的檻。

    近年來,受益于新能源政策,新能源汽車產業鏈快速成長,一批批資本爭相涌入,行業成為火熱之勢。

    翔豐華成立于2009年6月12日,2010年10月,僅僅一年零三個多月,就被資本收購了。周鵬偉聯合鐘英浩將翔豐華收購,并以此為基準,進軍新能源源領域。截至目前,鐘英浩仍舊作為一名重要財務投資人身份出現在公司。

    翔豐華的經營也呈現高速增長勢頭。2014年至2018年,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0.77億元、1.30億元、2.37億元、3.63億元、6億元,2015年至2018年的同比增速為68.83%、78.10%、53.16%、65.29%,年均復合增長率為59.63%。同期凈利潤為1115.35萬元、732.42萬元、4098.98萬元(更新后為4015.77萬元)、5724.61萬元、6155.32萬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為53.27%。

    備受詬病的是,翔豐華高速增長的經營業績中,比亞迪貢獻不菲。

    以近三年為例,公司向比亞迪銷售的收入分別為1.28億元、2.01億元、3.76億元,分別占公司當年銷售收入的54.24%、55.46%、62.75%。

    從2012年開始,翔豐華尋求與比亞迪合作,2014年初開始批量試產供貨,持續至今。

    翔豐華在招股書中稱,近年來,公司一直在努力降低單一客戶依賴風險,加大力度開發國外內潛力大客戶。去年10月開始,向寧德時代供貨已快速放量。此外,目前公司已通過LG化學認證測試,正與三星SDI、松下等國際知名電池制造商開展合作協商和相關認證等。雖然如此,2018年營收占比,比亞迪貢獻超過六成。

    抱上比亞迪大腿帶來了營業快速增長,但也讓翔豐華失去了市場話語權。

    隨著新能源新政實施,補貼退坡,在產能過剩情況下,一些大型新能源汽車廠倒逼上游供應商降低產品價格,轉嫁成本壓力。

    翔豐華毛利率持續下降就是很好的證明。2016年至2018年,翔豐華的綜合毛利率為39.05%、30.40%、22.13%,兩年下降了16.92個百分點。其原因主要在于天然石墨毛利率持續下降,2017年、2018年,其天然石墨毛利率分別較上期下降13.96個百分點、15.51個百分點。翔豐華的天然石墨幾乎向比亞迪專供。

    正如翔豐華所言,公司給予比亞迪同款產品較低售價,導致同款產品比亞迪毛利率低于其他客戶。原因是,比亞迪是第一大客戶,且長期合作。

    19家機構攜資入股短期借款暴增6倍

    翔豐華急于上市源于公司流動性不足。而這與公司應收賬款居高不下直接相關。

    公開信息顯示,早在2016年8月,翔豐華原本打算委身于躍嶺股份曲線上市,但當年,公司凈利潤暴增,超過4000萬元,有了獨立上市之心的翔豐華終止重組。2017年,公司遞交上市申請材料,但次年又撤回材料,去年底再次遞交申請,今年5月21日進行了更新。

    4年持之以恒推進上市,源于翔豐華極度缺錢。

    翔豐華曾頻頻融資。2013年開始,幾乎每年都有機構入股,公司26名股東中,19家為投資機構,這些機構大多是通過增資及股權受讓入股的。

    然而,翔豐華資金仍然不足。截至2018年底,公司貨幣資金為0.46億元,較上年底的1.07億元減少0.61億元,而短期借款為0.64億元,較上年底的900萬元暴增6.16倍。

    資金銳減、借款激增,源于公司造血能力嚴重不足。2016年至2018年,翔豐華的經營現金流凈額分別為-1072.07萬元、-1.10億元、-5501.38萬元。同期,公司投資現金流分別為-4129.94萬元、-1.31億元、-2326.82萬元。

    經營現金流持續凈流出與應收賬款居高不下密切相關。上述同期,翔豐華的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分別為1.79億元、3.92億元、5.68億元,分別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重為75.77%、107.97%、94.75%,遠超同期行業均值48.36%、43.80%、60.37%。

    隨著新能源補貼退坡,翔豐華下游的部分廠商倒閉、破產,導致款項回收困難。去年沃特瑪爆雷,也殃及了翔豐華,其有多張商業承兌匯票不能兌付。

    截至去年底,公司長期未收回的應收賬款賬面金額為1798.86萬元。

    為了追討貨款,翔豐華頻頻動用法律武器。招股書披露,近年來,翔豐華作為原告,此前,了結兩起訴訟,了結的訴訟案合計只有17.85萬元。目前,14起在審在執的訴訟金額合計為1349.34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訴訟案的被告中,不少因為公司破產而暫無資產可供執行。

    供應商真實性存疑

    供應商真實性不足,或將是翔豐華此次IPO的障礙之一。

    翔豐華的前十大供應商中,鄭州興然新材料有限公司(簡稱鄭州興然)有些可疑。

    今年更新的招股書顯示,2016年,翔豐華向鄭州興然采購的金額為956.52萬元,向其關聯方新密市天源物資供應部(簡稱新密天源,采購金額為362.01萬元),二者合計為1318.53萬元,位列翔豐華第五大供應商。郴州杉杉新材料有限公司(簡稱郴州杉杉)為公司第六大供應商,當年采購額為861.9萬元。

    然而,2017年,翔豐華首次申報披露的招股書中,鄭州興然并未出現在前五大供應商名單中。彼時,第五大供應商為郴州杉杉,當年采購金額為800.75萬元。與最新招股書披露的861.90萬元也存在較大差距。

    前后兩份招股書對供應商披露為何會出現如此大變化?公司對此并未進行解釋。

    長江商報記者通過wind查詢發現,鄭州興然成立于2016年4月26日,注冊資本500萬元,由自然人鄭全福100%控股,而成立之初,是李馮群100%持股,2017年6月退出。

    鄭州興然2016年年報顯示,公司員工總數為16人,資產總額313.35萬元,營業收入475.88萬元,納稅總額10.03萬元,凈利潤為-187.05萬元。

    鄭州興然自行披露的2016年營業收入475.88萬元,而翔豐華披露向其采購956.52萬元,懸殊之大可見一斑。究竟誰在說謊?翔豐華至今未對此進行公開說明。

    除了重要供應商信息存疑外,翔豐華的關聯交易也讓人起疑。

    2016年,躍嶺股份重組翔豐華事件告吹,但二者聯系依舊緊密,橋梁是翔豐華的關聯方致格電池。

    致格電池與翔豐華是上下游關系,躍嶺股份董事長林仙明、翔豐華實控人周鵬偉配偶王健蕾均為致格電池股東。2014年,致格電池曾是翔豐華第五大客戶,2016年交易才中斷。此外,兩家公司還發生資金拆解行為。翔豐華還將一項發明專利以10萬元價格出售給致格電池。

    致格電池還有一名股東雷祖云,其實際控制的恒基建設與翔豐華的關聯交易過億元。

    雷祖云2015年入股翔豐華,并擔任監事會主席。2017年辭職,并將其股份轉讓給女兒雷萍。

    入股翔豐華當年,恒基建設就承接了翔豐華福建生產基地建設工程。2016年至2018年,恒基建設承接的翔豐華工程價格分別為2746.43萬元、2975.95萬元、5244.48萬元,合計約為1.10億元。

    盤根錯節的關聯關系,密集的關聯交易,這背后是否存在不為人知的利益輸送行為,值得懷疑。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快乐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