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 > 建業股份IPO關鍵期扣非凈利腰斬   實控人年過七旬掌舵29年存隱憂

建業股份IPO關鍵期扣非凈利腰斬   實控人年過七旬掌舵29年存隱憂

2019-09-23 07:06:47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明鴻澤

    年過七旬的老化工人馮烈雄心不減,正努力推動浙江建業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簡稱建業股份)IPO募資進行擴張。

    建業股份脫胎于地方國營企業,最早可追溯至1958年。1999年,建業股份的前身建德有機化工廠,時任廠長馮烈出資350萬元接盤,浙江建德國資代表國家出資150萬元,以原企業部分存量凈資產作價入股。

    經過多年發展,建業股份已成為一家行業領先企業。近年來,公司營業收入穩步增長、凈利潤暴增。2015年至2018年,其營業收入從16.15億元增長至18.32億元,三年增長13.44%,對應的凈利潤則從 2943.30萬元暴增至1.98億元,增長了5.71倍。這期間,雖然有公司毛利率上升因素,但也有非經常性損益影響,甚至不乏水分在作祟。今年上半年,公司營業收入下降逾兩成,凈利潤接近腰斬。

    其實,早在2010年,建業股份就有上市計劃,且引進了三名機構投資者。3年后,上市對賭失敗,創投果斷撤離。

    作為一家化工企業,建業股份的環保問題也不容忽視。公司連續多年被列為重點檢查名單,曾因環保問題被主管部門處罰。

    最為令人關注的還是實控人馮烈,今年已經71歲,掌舵公司29年,身兼董事長、總經理兩職,還是公司核心技術人員。馮烈領銜的高管團體平均年齡超過55歲,一旦公司成功上市,將面臨高管團隊更迭,公司經營穩定性或將難以保障。

    七旬實控人掌舵存風險

    七旬實控人掌舵,或將是建業股份持續盈利能力的最大風險。

    馮烈也算得上一個化工行業神秘的傳奇人物。

    根據建業股份最新披露的招股書,建業股份前身是建德有機化工廠,一家全民所有制企業。1948年出生的馮烈,1970年進入浙江更樓化工廠工作,至1990年,做到了技術副廠長。1990年6月,馮烈轉任建德有機化工廠廠長,直至1999年1月,這一任就是10年。

    1999年,建德有機化工廠改制,改制后的建業有機注冊資本500萬元,建德市國有資產管理局以原企業部分存量凈資產的方式代表國家出資150萬元,占總股本的30%,時任廠長馮烈出資350萬元,占總股本的70%。由此,建業有機成為一家國資參股公司。自此開始,馮烈一直擔任公司掌門人。

    截至招股書簽署日,建業股份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均是馮烈。股權結構顯示,馮烈直接持有公司67.26%股份,同時通過建業投資、建屹投資間接控制公司3.03%股份,合計控制公司70.29%股份。

    馮烈的簡歷顯示,1999年1月至2010年11月,其擔任建業有機黨委書記、董事長兼總經理,2010年11月至今一直擔任建業股份黨委書記、董事長兼總經理。

    控制建業股份70%以上股份,掌舵公司29年,馮烈在公司的地位非同一般。不僅如此,技術出身的馮烈還是公司核心技術人員,其主持開發了“低碳脂肪胺連續化生產的關鍵技術研究與開發”項目,申請發明專利23項,多項研發成果獲獎。

    由此可見,說馮烈是建業股份的靈魂人物,也不為過。然而,馮烈已經年滿71歲,其究竟還有多少精力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拼殺。

    不僅如此,建業股份的董事會成員年齡也偏大。7名董事,除了3名獨立董事及董事長馮烈外,另三名董事倪福坤、孫斌 、吳超成,其年齡分別為67歲、47歲、41歲。其中,倪福坤、孫斌 還擔任公司副總經理。

    整體而言,公司高管平均年齡為55歲,而A股公司高管平均年齡為48歲。年齡偏大,面臨著高管更迭,這勢必波及到建業股份經營穩定性。

    業績不穩凈利暴增暴降

    經營業績不穩定、含金量不高原本就是建業股份的一大頑疾,這或將是其本次IPO一大障礙。

    從招股書披露的數據看,建業股份的經營業績“異常”亮麗。2015年至2018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6.15億元、15.50億元、18.20億元、18.32億元,2016年出現小幅下降,2017年同比增長2.70億,增幅為17.42%,去年僅增長0.12億元,增幅為0.66%。

    與營業收入增幅不大相比,凈利潤似乎進入高光時刻。這期間,其凈利潤分別為2943.30萬元、5534.58萬元、1.67億元、1.98億元,2016年至2018年分別比上年增長2591.28萬元、1.12億元、0.31億元, 同比均有較大幅度增長,2017年增幅超過2倍。

    整體而言,2015年至2018年,營業收入僅增長13.44%,而凈利潤增長了571.19%,二者嚴重不匹配。

    真正能體現一家公司主營業務盈利能力的是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上述同期,建業股份的扣非凈利潤分別為1790.77萬元、4158.37萬元、9310.28萬元、1.63億元,同樣為穩步增長,但與凈利潤數據相比,二者之間存在較大差距。

    建業股份披露的信息顯示,其非經常性損益主要系五馬洲遷建和泰州建業關停產生的資產處置損益和相關政府補助。

    備受關注的是今年上半年,建業股份實現的營業收入為8.18億元,同比下降25.07%,凈利潤、扣非凈利潤為7913.77萬元、7043.43萬元,降幅分別為44.95%、47.14%,幾近腰斬。

    創投機構全部撤離

    建業股份原本引入了外部投資者,但早已被這些投資者拋棄。

    建業股份的股權結構顯示,公司共有12名股東,其中三名機構股東,分別為建德市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 、建德建業投資咨詢有限公司  、建德建屹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建德市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是公司原始股東,代表地方國資持股,建德建業投資咨詢有限公司是馮烈持股平臺,建德建屹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是員工持股平臺,馮烈為執行事務合伙人。另9名自然人股東中,除了實控人馮烈外,其余均為公司董監高成員,這些董監高直接持比例均不到0.30%。

    由此可見,建業股份的股權結構非常簡單,除了國資外,其余全部為內部人持股。顯然,全部依靠內部力量,如果公司沒有達到足夠強大程度,難以實現快速發展。

    其實,建業股份也曾被創投機構光顧。

    2010年3月25日,建業股份增資擴股,點石創投、湖州創投分別以出資1000萬元認繳12.50萬元注冊資本,中安盛投資出資600萬元認繳7.50萬元注冊資本。

    作為專業投資機構,入股建業股份是有條件的,那就是奔著公司上市而去。當時,三家機構與建業股份、馮烈簽署了對賭協議,即自增資協議生效之日起三年內,建業股份需完成A股上市,否則,三家機構 有權要求馮烈購買因本次增資協議持有或孳生持有的建業股份股權,購買價格為增資的本金,加上每年本金的6%補償性利息,減去增資后至該次購買前各投資機構獲得的現金分紅。

    當年10月,建業股份完成股改,似乎在籌備上市。然而,公司遲遲未啟動上市計劃。對此,在招股書中,建業股份并未披露原因。

    2013年6月7日,建業股份迎來股改后的首次股權轉讓,那就是,三家創投機構退出。馮烈合計出資約2460萬元收購三家機構所持股權。

    自此之后,建業股份未來進行股權融資。即便是在2016年底資金緊張,公司也未通過引入投資者進行融資。

    機構撤離或許是對建業股份發展前景缺乏信心。實際上,身處重污染行業,建業股份在環保方面也存在問題。

    公開資料顯示,建業股份及其子公司多年被列為重點檢查名單。2014年5月,公司因不正常運行大氣污染物處理設施,被建德市環境保護局處以罰款5萬元,并立即整改。

    建業股份還因環保問題而被舉報,主要涉及廢水廢氣偷排、擅自偷設排水管,其廠址設在梅城鎮自來水保護水源江段等。相關部門調查后,要求其整改。

    此外,建業股份子公司建業熱電、泰州建業先后受到行政處罰,前者為煙氣排放濃度小時均值超過限值、后者違反消防法規。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快乐赛车计划网